品牌万里行影响万里品牌影响力万里影响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东方访谈 > 详细内容
曾宪梓揭示成功圣经:勤劳、节俭、诚实、守信
发布时间:2009/8/7  阅读次数:3501  字体大小: 【】 【】【

曾宪梓 金利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梁中国 国际品牌联盟中国区首席品牌官

李复圣 北京山圣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总经理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的《对话》节目。在今天的节目当中呢,我们将要和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位70岁老人的从商体验和他的人生感悟。

在这位老人的内心世界当中,70年的风雨历程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艰难与困苦。在他的内心始终坚持的精神财富又是什么?让我们用掌声请出曾宪梓先生!曾先生 您好!您好!欢迎您来到我们《对话》节目做客,来,请坐!

曾宪梓:大家好!

主持人:曾先生,很多人都把您称为领带大王,坦率地说在领带大王面前要选择一条什么样的领带,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您喜欢别人称您为领带大王吗?

曾宪梓:不喜欢。

主持人:为什么?

曾宪梓:我不是领带大王,金利来领带之王。

主持人:那您自己呢?

曾宪梓:自己只是做领带一个行家,创造金利来的一个企业家,其实我是个穷苦人。

主持人:我想今天的您已经赢得了很多人尊重的目光。但是在1968年,您刚刚踏上香港土地的那一刻等待您的情景完全不是这样,您一定记得当时的情形。

曾宪梓:内心呢,我感觉对不起国家,因为一个山区的穷苦孩子,没有吃,没有穿 过的苦日子。只有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土改的同志把我送到学校,那我就利用国家给我的助学金读完了中学跟大学,1961年中山大学生物系毕业。1963年离开祖国,因为父亲的泰国遗产问题。

那离开以后,我踏进港英的那个桥头的时候,我心里很难过。曾宪梓啊,你就这样离开了祖国吗?那个时候我就下了个决心,回头望望那个海关楼上的五星红旗我就暗地里发誓。我这次出去以后,一定要努力创造财富,将来有机会,在不同社会环境里面,用不同的方式来回报祖国。

主持人:在您刚刚到香港的时候,您的这个愿望可能很难实现,是不是经过了一段比较苦的日子?

曾宪梓:可以说是苦,但问题怎么去看,怎么去处理,只要不偷、不抢、不骗什么工作都能去做。因此我到了香港,第一个半年呢,我就给我亲戚带小孩,人家就笑我你一个大学生,怎么来到香港带小孩呢,但是人笑,我认为无所谓。这是我第一份工作我感到很愉快能够胜任,而且在带小孩过程之中呢,也去了解香港社会。

主持人:我们特别想知道,您在香港最初的那段日子,有人说很苦,但是我们不知道苦到什么程度。能不能跟大家说一说,比如说您身边有多少钱?您每天吃着什么样的食物。

曾宪梓:没有钱哪。我1968年,我1963年到香港去的,1968年回到香港,那就开创了我自己的事业,那我六千元是怎么来的呢。是我叔父给我的,您到香港的时候只有六千元钱,是我叔父给我的。

主持人:叔父给了您六千元钱,这六千元钱,可以花多久呢?在

曾宪梓:当时六千元钱,一天生活五十元,一个月就一千五百元。四个月吧,但是我把它当作本钱当作创造金利来领带厂的本钱,怎么会想到去做领带呢,创办一个金利来的领带厂,因为我在香港的时候,跟泰国两地跑来跑去的时候,我叔父是做百货公司的,我哥哥是做领带的。

因此我在香港的时候,到很多领带厂,去买一些领带寄到泰国去,香港的领带厂都是家庭手工业,所以一看哪,你们看了也会做,一看就会的,没有什么多大的技术可言。

因此我进入领带行,为了是什么?解决投资问题。我有妈妈,我有老婆,我有三个孩子。我要一天要50元,解决生活问题,所以我在创业的时候,我不是介绍过了吗,我每天必须卖了5打领带,就是60条领带,我才能够养活我们一家,

主持人:卖60条领带对当时的您来说,是一个艰巨的任务,还是说能够很轻而易举地,就推销出去60条领带?

曾宪梓:不敢想,是一个天文数字 ,自己连话都不会讲,但是我有个任务,就是我卖不到60条,我就不回家。那么本来是批发,是应该一打一打这样卖的,但是为了我实现,每一天要卖出60条领带,所以我不论多少我也卖,一打的当批发,半打的也当批发,再卖不到 卖3条也好,再卖还没有完成任务,卖1条也好,要都按照批发价钱来卖,总之我要完成60条领带卖出去,我才回家。

主持人:但是当时你这60条完全是靠你自己,挨家挨户上门去推销,所有的人对你都很热情吗?

曾宪梓:不,我又不会讲。讲普通话也讲不好,当时讲广东话,我是客家人,也讲不好,老给那个商店的时候,给洋货部,给旅游局,旅游部门的商店都给他们赶,给他们赶出来,一进门就走,走。你快点儿走!像喊狗一样的。不知怎么想的,这个很伤自尊心啊。

有点气,但是不会伤自尊心,因为我由此讲个例子,一个故事,一个洋货部的老板,他专门做西服的,我就拿着领带跑进去,他就很大声地骂我吓我,那我就退出来了。因为我不知道,他骂我什么原因,首先检讨自己,是不是自己做错了呢?还是他有钱?他那个气焰比较嚣张呢?

我不管,我第二天下午,我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什么也不带,到三点多去他那个洋货部的时候,那个时候香港有个习惯下午茶,那我叫了咖啡,请老板喝咖啡,老板,我昨天的举动,我向他道歉,并且请他指教,因此我们,本来他骂我,我心里面有气,但是我不敢有气,我要做买卖,我要学做买卖,我要找饭吃。

我要向他们老板学一点东西,那以后我们就成了朋友,他就告诉我,为什么我昨天会骂你,会赶你。你也做生意嘛,我也做生意,我有客人在这里,你来干什么呢,你来以后,影响了我对客人的招待。

没有把他的生意做好,所以他骂我。因此以后呢,大家交换意见以后,就成了好朋友,以后他主动叫我,你把领带拿给我,我们需要卖领带。交了朋友,学会了一点点做生意,他还给我卖领带呢。

主持人:可能很多人做不到像您这样,当别人骂他呵斥他的时候,您反而觉得说我需要去接近他?

曾宪梓:知道他为什么骂我,知道他为什么呵斥我,希望自己能够从中来学到一些东西。

主持人:在香港的那段日子,你遇到这样的情形多吗?

曾宪梓:多啊,反正他骂我也好,我抱着个目的我要学,我要吃饭。所以一定要去,我一个做生物的人,怎么能够会做买卖呢,其实做买卖一点儿也不懂,所以必须在受苦中成长。

主持人:您现在还依然会经常想起,最初到香港的那段日子吗?

曾宪梓:想啊。

主持人:想到那段日子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曾宪梓:苦中做乐吧。人生总是有个漫长的过程,我体会到了一个人要在社会上立足,首先要有自己的人品人格,我一个遵守的原则,就是勤俭诚信,实际上是八个字,勤劳、节俭、诚实、守信。

那勤劳呢,我可以创造物质、创造财富。节俭,我卖出去了。如果把那个钱都用掉了花掉了,资金很难积累,所以我就是节省,省吃俭用,可以积累我的资金。

那么在外面交往,生意交往之中呢,如果不诚实,你骗人,不诚实你交不上朋友。没有朋友,没有事业。守信,我当做是事业的生命,但是在一个商业社会当中,可能往往你都能碰到商业利益,和自己内心的坚持之间的冲突。

主持人:在你做生意这么长年的过程当中,有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冲突?

曾宪梓:什么问题都有,都碰到。问题就是我坚持的原则。一、我的领带是好的,是超水准的,跟世界名牌是一样的。但是我价格是低30%的,因此我做买卖的时候,我定下规定,就是凡是买金利来的领带的,必须一不准拣货,你要多少我给你批给你多少。

第二、现金交易。你先给我钱我再给你货,但是有一点,就是为了保障顾客的,老板的利益,那就必须你一年之内,一年到头,就允许他们有4%的,卖不出去的旧货,返新的货给他。保证他们公司不受到损害,这是我们金利来到现在为止,30多年都是如此的。

主持人:在这么长的时间当中,有没有因为希望得到眼前的利益。而不得不做了,一些违反原则的事情,有没有?有没有这样的事情?让您出现过这种选择的考虑。香港社会什么事情都有,您给我们举一个例子?

曾宪梓:我讲个例子。有一年,一家很大的百货公司,口头上要了我50打泰国式的领带。那我就用原来的价格卖给它,但是我去泰国的时候,由于泰国丝生产少,全世界都需要,一涨价涨了好高。如果我那些拿来的新货,要卖给他的话,按照原来的价格我要亏损好多。

但是这时候有些经理说,不交了,你反正没有合同,口头无所谓吧。

我说不行,口头说话也要算数,那时候我找到老板。我跟他说,我这50打是按照原来的价格给你,我是亏损的,但是今后的价格是按照新价格,我就把50打领带送给了他。

以后,不用我说他老板在香港那么小的地方,他跟商界朋友都说,金利来曾先生是最靠得住的,他完全可以不交你50打领带,但是呢,这个是金利来的信誉,跟曾先生的信誉是可靠的,所以这50打领带虽然亏了,但是在诚信方面赚了,建立了一个大家都知道金利来,曾先生的信誉,所以我做生意的时候,大家都很支持我。

主持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吃亏就是福,应验了那句中国人经常说的老话。当时的吃亏也赢得了人们对您对金利来的尊重。

曾宪梓:这不是刻意的,是从心底里面产生的。

主持人:在金利来的发展过程当中,可能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有没有什么样的时刻让你觉得是属于比较危险的,或者说是属于难以度过的时刻?

曾宪梓:我告诉大家个例子,1973年是整个香港股灾的时候,香港经济非常困难但是我的生意很好,但是由于我们很被动,要老板,要公司限货、订、送货。他才能够进货,由于他进货的钱,公司是规定的,一年进领带多少。他已经进完了,不能再进了,你领带再好卖他也不进了,那我怎么办呢?

我跟那个老板商量,先讲你借个领带架子给我,你借个台子给我,我自己送来,我自己卖,大家分成,所以在当时的情况下困难情况下,我就提出这个方法,你们说的是专柜,就是英文说Count(专柜),就是可以讲是金利来创造的。

通过这个方法,不但我们不用让那个老板控制我们,眼前靠自己,靠主动点自己,自己拿去卖不受他的限制,自己定价自己对顾客,自己派人去销售,这样做比卖给他,由他们自己卖呢,我们生意会高出五倍,当时来讲,是个很好的很成功的例子。 (cctv)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1]
  • 评论人:[匿名] 时间: [2011/9/25 8:49:31] IP:[121.77.32.10*]
  • 家被一群不法之徒偷拆了!维权“被故意精神病人” ■ 我是上海市杨浦区,现在我的家没了,被一群不法之徒偷拆了!维权至今未果竟成“被故意制造精神病人”事情是这样的 ... ★ 上海:专利达人遭遇动迁黑洞维权未果竟成“精神病人” ★ 新版“九一八”勿忘国耻 ■ 腐败已经深入到当官者的骨髓了 ★ 上海杨浦区拆迁:摧残 一个爱国当代发明家 来源于:南方法制 牟财源  2011年5月7日,上海市杨浦区,一位民众向记者爆料称,上海有关部门把一位一生申请过多 项专利,为国家做出卓越科研贡献的专家当做精神病人关押641天。为了此事记者前往上海调查。 庞学飞,男,汉族,生于1958年,上海发明协会会员。先后发明和研制多项专利技术,新华社、人民日报、上海科技报、新民晚报均有报道,曾荣获第二届上海优秀发明奖,并先后被入录《中华知名爱国人士》、《国家科技成果研制功臣名录》和《世界名人录》。然而,他本来顺利发展的人生轨迹,就在6年前的一天开始彻底改变了。 ■ 艰难维权长路,满腹辛酸苦泪 记者在上海杨浦区庞先生家中见到了这位多次为国家研发出科研成果的专利达人,记者见到庞先生时感觉他比较焦急,但他见到记者时非常热情。他说,“见到了记者就像见到希望,自己就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样子……” 庞先生的家比较简单,在他家的墙壁上记者看到贴满了全国的法制报考材料,看得出他在为自己的维权的道路上下了不少功夫,看了很多与自己案件一样的报道,同时买了不少与自己案件有关的法律书刊。庞先生一边热情招待记者,一边把自己多年来申请过的专利证书和以及成品向记者介绍。当记者聊到他报料的内容的时候,记者看到到泪水从他眼眶流出…… ■ 住所无故被拆,多部门踢皮球 庞学飞一家原住上海市杨浦区昆明路1222弄,2003年10月,为配合“迎世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市政规划建设,庞学飞和他九十高龄的母亲积极响应和支持政府的号召,同意动迁。2003年11月—2004年2月,动迁组领导张某一再找庞学飞和他母亲,告之国家的政策是“先安置后搬迁,请相信党、相信政府,一定会尽快给安置解决。”庞学飞母子一直等待安置通知。 2004年3月11日,下午一点,庞学飞回到昆明路的家。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们赖以蜗居的家已经被拆除了,而庞学飞和他母亲一直还没等到安置的通知。庞学飞开始找动迁组领导。3月15日,领导张某说,居住安置把庞家漏掉了,并写了条子让庞去找许姓领导,许姓领导让找拆公司,拆公司让找政府拆科。就这样庞学飞和他母亲就成了一双皮球,被各部门踢来踢去,期间先后两次被110拦阻、问话。4月4日,领导张某仍要庞学飞和他母亲相信党、相信政府,会给你们妥善安置。并哄骗二人按他写好的委托书照抄一遍交给他,然后妄称房子很快安置,让二人回去等通知。(6年过去了,庞学飞和他九十高龄的老母,至今也没有等到安置的通知。)无奈之下,庞学飞和他母亲于2005年9月向杨浦区法院提交了民事诉讼,决心通过法律讨回应得的房子。可恨的是,杨浦区法院包庇拆官员,欺诈百姓,驳回了二人的诉讼请求。然后,庞学飞分别向二中院和上海高院进行申诉,但一直未得到支持,庞学飞和他的老母亲真正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 多次投诉未果, 被故意制造精神病院住两年摧残 06年4月,庞学飞开始多次向政府反映自己的遭遇,由于此类问题过多,政府接待人员反映麻痹,一再采取踢皮球的办法搪塞。2006年7月,庞学飞向公局寄了一份人民日报刊登的有关拆的法规性文件,结果惹恼了某些官员。2007年2月19日(农历大年初一),庞学飞以“散布恐怖信息”罪被抓进杨浦区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办案人员先后两次采取哄骗、承诺等卑劣手段让当事人在文件上签字(但不让当事人看材料),声称很快就将其释放。但他们却采取不批捕、不起诉、不释放等非法手段,超期羁押120余天,直到2007年6月11日。期间,庞学飞受尽了各种各样的非人折磨。 2007年6月11日上午11时,庞学飞被非法关押了3个多月,他终于盼来了无罪释放的日子。可是他万万那样想到,自己从虎口跳进了更加恐怖的万丈深渊—公以无罪释放的名义强行将庞学飞送进了上海市殷高路2号——上海安康精神病院。 庞学飞家族没有精神病史,个人也没有精神病。在没有经过医疗鉴定,没有经过家人同意,甚至没有经过任何医生诊断的情况下,被投进了精神病院,同精 神病人同吃、同住、同样治疗、同样对待,体罚、毒打、挨饿。从此,庞学飞开始了长达526天的非人生活。就这样,庞学飞成了一个真正的“精 神病人”。由于庞学飞本身没有病,而每天接受精神病人的药物治疗,致使庞学飞身体很快出了问题。眼睛坏了、肠胃坏了、肝脏坏了,家没了、房子没了、尊严也没了。同时吃对身体危害极大的毒药。吃了使庞学飞大便就出了问题。在庞学飞的多次强烈谴 责要求下,在医院工作人员都知道庞学飞没病的情况下,医院工作人员要求庞学飞缴纳2453.10元的伙食费,终于将他放了出来。 ■ 庞学飞 发明创造受阻也无法继续 据庞学飞介绍,动迁把他搞的家破人亡,使他失去了老婆、女儿。亲戚、朋友害怕被公安局威胁也离得他远远的。他一直热爱的发明创造受阻也无法继续,给国家他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和经济损失。“我的科研专利项目很多,中国结香皂,电脑键盘自动消毒装置,在单位的科技项目有抽低网络,铝合金床架,节省空间洗衣机,灭菌按摩床,等发明;曾多次参加国家大型研讨会,可是动迁却把我推进了无底的深渊。 ■ 上海杨浦人民法院 犯罪 做 犯罪分子“保护伞”故意不立案! 庞学飞维权 将二年多了,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至今 故意不立案、不裁定回复,2010年8月24日下午2点30分庞学飞去了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 患“权力精神分裂症”对庞学飞说如果立案许多官员要双规,有本事你告我法院去,老子就是法,把北京领导找来,老子也不怕,你去北京告没用,我们法院北京有关系户,最高检:久拖不致当事人反复上访将被追责..上海杨浦人民法院 做 犯罪分子“保护伞”故意不立案! ★ 政府应带头以人为本讲真话!从尊重法律的常识开始...... ■ 腐败分子和叛徒反人类罪沒两样 ● 官员腐败霸气 讲一套 做一套 惊闻!上海 信“访”官员的惊人雷人语录 ■ 讲一套 依法执政 依法行政 依法治理 依法办事 来源于解放日报11.9.15 ■ 做一套 官员犯罪我找上海市杨浦人民法院立案,杨浦人民法院叫我找政府、政府叫我找人大、人大叫我找政府政府、政府叫我找高院、找高院不让进、高院叫我找中院、中院说管不了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更有意思 这些恶官官员 患“权力分裂症”做坏事,你去京投诉维权,市府潜伏驻京办就派人拦、阻、抓、打、关等手段折磨维权人!!! 投诉维权8年没人管、有制度不执行、拆迁 被安置精神病院 , 信“访”开一个窗口摆设 排队一天讲两句话就把你赶走了、搞形式、走过场,应付、欺骗上访投诉维权人 维权至今未果竟成“被故意制造精神病人”折磨近两年。腐败执政 有冤至今告状无门,申诉难、申冤难、无处讨说法! 法律法规是政府部门制定的,按说政府官员应该是遵纪守法的模范,但实际上却成了践踏法律的带头人,无法无天地以流氓土匪的行为强取豪夺、坑害百姓。 ★ 一边大量法规出台 一边样样缺德坏事 都能做! 我们党的信任哪儿去了? ★ 大量法规出台“空头支票” 恳请媒体网友帮我转裁报道。帮助刊登。帮助遣责。 ■ 希望上级领导尽快核实此案,大慈大悲,救民众于水火,瞌头拜谢! ● 内容稿件是真实的 一点没有虚假 我可以承诺负责.. ■ 维权人 现借住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平凉路1790号508 邮编:200090 手机:13020163877 ■ 恳请网友帮助转发。帮助遣责“加速”曝光官员“相户门” 让他们丑闻无法躲藏 .......瞌头拜瞌头拜谢!


主办:央媒时代产业创新发展促进中心
联合主办: 北京东方视报传媒  广州报加视传媒 

指导:全国重质量守信用品牌单位创建活动组织委员会
央媒品牌万里行活动组委会  子贡儒商(北京)文化研究院
中国儒商文化研究会(中国实学研究会儒商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 
中国儒商编辑部  中国乡土书画艺术研究院  中国国际名牌发展委员会  中国乡土艺术团
中国乡土艺术协会民俗文化专业委员会  世界华人商贸联谊总会权威品牌评审委员会
支持:华商杂志社  世界论坛报  世界华商联合会  求实当代社会经济咨询中心 
中国营销学会  北京国研和谐研究中心   中元品牌价值研究中心
广东省小商品协会  深圳市小商品协会  
E-mail:zgjdft@126.com   
工作QQ:981680790